返回首页

车尔尼雪夫斯基(1828~1889)
Chernyshevsky, Nikolay Gavrilovich 

   俄国文学批评家,作家,哲学家。
    生平与创作 1828年7月24日生于萨拉托夫城一个神父家庭,1889年10月29日卒于同地。1846年入圣彼得堡大学文史系。起初受黑格尔唯心主义哲学影响,后转向费尔巴哈唯物主义哲学,热衷人本主义思想。并于1848年结识了对农奴制持否定立场的彼特拉舍夫斯基小组的成员,从此开始阅读法国哲学家和空想社会主义者的著作。
   1850年大学毕业。次年返回故乡,曾在中学任语文教师。1853年同本地医生女儿结婚。同年迁居圣彼得堡,并着手写作学位论文《艺术对现实的审美关系》。后来参加涅克拉索 夫主持的《现代人》杂志的编辑工作。1854年发表《阿甫杰耶夫中篇小说集》、《论批评中的真诚态度》和评论奥斯特洛夫斯基喜剧《贫非罪》等文章,强调文学作品思想内容和倾向性的重要意义。1855年通过学位论文答辩,并发表代表作《俄国文学果戈理时期概观》。
   1856年起主持《现代人》杂志,使它成了传播革命思想的论坛。这期间他发表了《莱辛,他的时代,他的一生与活动》以及论普希金、A.K.托尔斯泰、谢德林、奥斯特洛夫斯 基屠格涅夫等的文章,同时撰写了许多关于哲学、历史学、经济学方面的著作,如《对反对公社所有制的哲学偏见的批判》、《资本与劳动》、《哲学中的人本主义原理》等。这些著作基本上从普遍人性论出发,但看到了“人是一定阶级的代表”,“哲学家是某一政党的代表”等。1859年秘密前往英国伦敦,同侨居那里的赫尔岑商讨反对沙皇统治的问题。1861年发表《论战之美》,批驳自由派文人对《哲学中的人本主义原理》一书的攻击。
   1861年沙皇政府决定废除农奴制。同年俄国秘密革命组织土地与自由社宣告成立。车尔尼雪夫斯基同它联系密切。1862年席卷全俄的农民起义遭到镇压。同年6月《现代人》被勒令停刊8个月。7月7日他被捕,关进彼得保罗要塞单身牢房。在被关押的678天里,他坚持斗争,利用一切可能从事写作。长篇小说《怎么办?》就是在此完成的。
   在彼得保罗要塞的囚禁期间,还创作了长篇小说《小说中的小说》,以及一部未完成的中篇小说《阿尔费利耶夫》和一些短篇小说。它们都未能发表,后来才为人所知。两年拘留后,沙皇政府因找不到任何罪证,只好采取伪证方法,强行判处7年苦役,剥夺一切财产,终身流放西伯利亚。1864年5月被押至圣彼得堡梅特宁广场示众,处以残酷的假死刑。7月被流放到伊尔库茨克盐场服苦役,8月被转送到卡达亚矿山。两年后,又被押到亚历山大工场。7年苦役期满后,又延长其苦役期,转押到荒无人烟的亚库特和维留伊斯克,继续流放,前后达21年之久。
   在漫长的流放期间,他继续写了许多小说和文章,其中保存下来的只有长篇小说《序幕》(1867~1869)。它描绘农奴制改革前夜的俄国社会斗争,刻画了革命民主主义者的形象——伏尔庚和列维茨基。1883年由于健康原因获准回到阿斯特拉罕居住,撰写了《回忆屠格涅夫与杜勃罗留波夫的关系》、《人类知识的特征》等文章。1889年6月被准许返回故乡萨拉托夫。4个月后,因脑溢血离开了人世。
   
   

《序幕》中译本封面

《序幕》中译本封面


   
   车尔尼雪夫斯基的主要哲学著作、美学著作和文学作品早已翻译介绍到中国,第二部长篇小说《序幕》也于80年代译成中文出版。他的《艺术对现实的审美关系》和小说《怎么办?》,对中国读者具有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主要成就  作为一个革命民主主义者,车尔尼雪夫斯基在文艺理论上的建树具有开创性。《艺术对现实的审美关系》一书继承和发展了别林斯基的文艺观点,批评了当时流行的黑格尔派的唯心主义美学,提出了“美是生活”的定义。认为美不是主观自生的,美存在于现实之中。人们所处的社会地位和生活环境不同,他们对于生活的理解和关于美的观念也就不同。他强调文艺的认识功能和教育功能,坚决反对“为艺术而艺术”;提出文艺的主要任务是“再现生活”,“对生活下判断”;文艺的最高目的是成为“生活的教科书”。他认为艺术的特点“不是用抽象的概念而是用活生生的事实去表现思想”,该书也存在某些偏颇之处,如对艺术中美的价值重视不够等。另一部论著《俄国文学果戈理时期概观》系统地探讨了俄国文学批评思想的变化与发展,驳斥了自由派文人对果戈理派的责难,认为果戈理第一个沿着“批判的倾向”进行创作;它对奥斯特洛夫斯基、格里戈罗维奇、屠格涅夫、托尔斯泰等作家的创作思想和艺术成就,都给予了肯定的评价和精辟的分析。
   车尔尼雪夫斯基在文学创作上的主要成就是长篇小说《怎么办?》。这部作品是俄国19世纪现实主义文学的优秀代表作,故事围绕自由劳动、妇女解放和秘密革命活动3条线索展开,提出只有斗争才能改变人民的厄运,并以“未婚妻”隐喻革命。主人公拉赫美托夫集中体现了俄国革命民主主义者的特征,为接近人民跑遍了整个俄罗斯,干过樵夫、锯工、石匠、纤夫,最后成为职业革命家、一个“特别的人”;为锻炼革命意志,献身自己的理想,宁愿生活极其俭朴清苦。小说借一个渴望自由和独立的新女性薇拉同平民知识分子罗普霍夫与吉尔沙诺夫的三角恋爱,表达对妇女解放和自由恋爱的新思想;通过薇拉创办的新型缝衣工场和她的4个梦,宣扬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小说结构新颖别致,叙述经常伴以政论性的旁白,并常用隐喻、暗示表示一代新人的革命活动。小说发表后,引起了广泛的反响,教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俄国及其他许多国家的青年和革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