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年内战

    1927~1937年间,蒋介石领导的为统一中国、消除异己、镇压革命人民所进行的一系列战争。同时又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工农红军和中国人民,反抗蒋介石统治的革命战争,所以也称为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土地革命战争。
    收服北洋军阀残余势力的战争 1928年2月3日至7日,中国国民党召开四届二中全会,蒋介石重新掌握了南京国民政府的军政大权。蒋介石决定继续北伐,并将国民革命军分编为四个集团军,由他及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分任总司令。4月5日,南京国民政府发表《北伐宣言》。7日,下达总攻击令。战争经历3个阶段:①4月7日至5月初,主要战场在鲁南和鲁西。国民革命军第一集团军于27日进抵泰安;第二集团军第一方面军孙良诚诸部于21日攻克济宁。5月1日,第一集团军进入济南,张宗昌、孙传芳率直鲁军残部北逃。②5月上旬至 6月中旬,主要战场在河北。参战部队包括蒋、冯、阎、李4个集团军。5月28日,各集团军开始全线总攻,奉系军阀张作霖被迫宣布退出北京。8日,第三集团军进入北京,12日和平接收天津。③9月初至下旬,主要战场在冀东。23日,在白崇禧率领的第四集团军和奉军张学良的夹击下,直鲁军被迫接受改编。至此,收服北洋军阀残余势力的战争,以南京国民政府的胜利而告终。
   
   

中央苏区人民庆祝反“围剿”胜利

中央苏区人民庆祝反“围剿”胜利


   
    讨伐国民党内部各派军事集团的历次战争   南京国民政府收服北洋军阀残余势力,形式上统一了中国南北以后,为确保蒋介石的统治地位,紧接着又发动了多次大规模讨伐其内部各派军事集团的战争。主要有:
    蒋桂战争   1929年3月26日蒋介石下令讨伐桂系。4月5日,蒋军进驻武汉。24日,桂系胡宗铎等人通电下野。5月21日,蒋军陈济棠部在广东击败李宗仁、白崇禧组织的“护党讨贼军”主力。李宗仁、白崇禧等逃往香港,蒋桂战争以桂系的失败而告终。
    蒋冯战争 冯玉祥拥有山东、河南、陕西、甘肃广大地区。蒋介石增兵河南、山东,迫使冯玉祥收缩兵力,将山东、河南的西北军撤至陕西潼关,并于1929年  5月27日通电宣布下野。从10月下旬至11月22日,蒋军在河南发动3次总攻,冯军全部退回陕西。
    蒋张桂战争 1929年9月17日,张发奎发表反蒋通电,要求汪精卫回国主政,随即率部向湘西进军。27日,广西省政府主席俞作柏通电响应张发奎宣布独立  ,并率部进攻广东,蒋张桂战争爆发。经半月激战,张桂军大败,退回广西。
    蒋唐石战争 1929年12月爆发了蒋唐石战争 。12月2日,石友三在江苏浦口通电反蒋,隔江炮击南京城。次日,唐生智等53人在河南郑州发表联名通电  ,表示拥汪精卫联张发奎),与石友三一致反蒋。蒋介石拉拢阎锡山、张学良,政治诱降石友三,重点打击唐生智。1930年1月初,唐石反蒋战争以失败而告终。
    蒋阎冯桂大战   1930年春,阎锡山见李宗仁、冯玉祥等人先后为蒋介石所败,于是采取以攻为守的策略,电约蒋介石同时下野. 阎的反蒋号召,得到国民党改组派,西山会议派和冯玉祥、李宗仁等反蒋政治派别与军事集团的响应和支持。3月14、15日,鹿钟麟等57人通电拥戴阎锡山为中华民国陆海空军总司令,冯玉祥、李宗仁、张学良为副总司令。4月1日,阎、冯、李宣誓就职。阎设总司令部于石家庄,以李宗仁为第一方面军总司令,由广西向湖南进兵;鹿钟麟为第二方面军总司令,由陕西向河南进兵;自兼第三方面军总司令,由河北向山东进兵;石友三为第四方面军总司令,由鲁西南会攻济南;并内定张学良、刘文辉、何键、樊钟秀为五、六、七、八方面军总司令。4月5日,蒋介石撤免阎锡山本兼各职。12日,任韩复榘为第一军团总指挥,在鲁西阻阎军南下;刘峙为第二军团总指挥,由徐州沿陇海铁路西进;何成硙为第三集团军总指挥,在河南许昌以南地区牵制冯军;陈调元为总预备兵团总指挥。5月1日在南京誓师,11日,蒋阎冯桂战争正式爆发。1930年11月4日,阎、冯通电下野,所部被张学良、蒋介石改编,战争结束。
    “围剿”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和农村革命根据地的历次战争 蒋介石取得对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战争的胜利之后,更进入了以主要兵力进行大规模的军事“围剿”。自1930年8月~1934年10月对江西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了5次“围剿”。第一至第四次“围剿”均以蒋介石失败而告终 ,蒋介石以重大代价换得了第五次“围剿”的局部胜利。红军退出中央革命根据地,实行战略转移,进行长征(见五次反“围剿”)。
   此后蒋介石继续对长征西去的红军和其他革命根据地进行围、追、堵、截和反复“围剿”,但始终没能达到消灭红军的目的。直到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国共两党再度合作,十年内战才最终结束。
    影响 十年内战时期,南京国民政府对北洋军阀残余势力的战争,具有一定的进步性和必要性。但是国民党各派军事集团的混战,特别是蒋介石发动的对红军的几次“围剿”,既给中国人民带来无穷灾难,又给日本发动大规模侵华战争以可乘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