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收回路矿权运动

    中国人民反抗帝国主义列强掠夺铁路建筑权和矿山开采权的爱国运动。19世纪末,帝国主义在中国划分势力范围后,掠夺铁路建筑权和矿山开采权成为其对华侵略的主要内容。腐败的清政府无力保护国家的主权,中国的路权和矿权大量落入列强手中。20世纪初,随着国内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一些地主、商人纷纷向路矿投资,收回路矿运动的物质力量也有了加强,收回路矿运动就逐步发展起来。
   1904年(光绪三十年),湖南、湖北、广东三省人民要求废除清政府与美国合兴公司签订的出卖粤汉铁路主权合同。经过斗争,到1905年8月,终于同美国订立《收回粤汉铁路美国合兴公司售让合同》,将粤汉铁路赎回自办。次年,广东人民争废广(州)九(龙)路约;四川、云南、吉林等地先后成立保路会,要求自办铁路;山东、河北、江苏三省人民要求废除同英国汇丰银行、德国德华银行签订的《津镇铁路草合同》,将路权收回自办。1907年,浙江、江苏两省人民要求收回苏杭甬铁路,收回路权运动达到高潮。
   1905年后,收回矿权的斗争也渐次高涨。其中最激烈的是山西人民收回英国福公司掠夺矿权的斗争。1898年5月21日,清廷同英国福公司签订了《山西开矿制铁以及转运各色矿产章程》,但因山西对外运输困难,福公司夺得开采权后,一直未曾着手开采。1905年2月9日,山西绅商组成山西同济矿务公司,准备先开采煤矿,次第举办五金煤油各矿,并特别强调“不招外洋股份”。这时,福公司也派人到平定州、盂县勘察,发现当地正在自行开挖煤井,竟向清政府要求禁止中国人在以上各地办矿,激起山西人民的愤怒。1908年,福公司不得不同山西省商务局订立《赎回商福公司开矿合同》,同意将所有矿权由山西绅民赎回自办。在此前后,黑龙江从沙俄收回呼兰府汤源县都鲁河砂金矿、呼伦贝尔境内吉拉林河砂金矿;山东从德国收回枣庄煤矿;安徽从英、日两国收回铜官山矿权;四川从英国收回北江厅矿权;云南从法国收回䏝江等七府矿权等一系列斗争,也都取得了不同程度的胜利。
   清末波及全国的收回路权矿权运动,一般由资产阶级倡导,得到广大人民的支持,并取得一部分官吏的赞同。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中国的权利,有利于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