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文化大革命

    1966年5月~1976年10月间,中国进行的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的,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的,给中国共产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全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发动 文化大革命是由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毛泽东晚年在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问题上的错误认识发展得越来越严重,他的个人专断作风逐步损害党的民主集中制,对他的个人崇拜现象逐步发展。中共中央未能及时纠正这些错误。林彪江青康生等人又别有用心地利用和助长了这些错误,把“左”倾错误推到极端,导致了文化大革命的发动。毛泽东发动这场“大革命”的出发点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维护党的纯洁性和寻求自己的社会主义道路 。他的主要论点是:一大批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已经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大多数的单位的领导权已经不在马克思主义者和人民群众手里,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中央形成了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它有一条修正主义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在各省、市、自治区和中央各部门都有代理人。过去的各种斗争都不能解决问题,只有实行文化大革命,公开地、全面地、自下而上地发动广大群众来揭发上述黑暗面,才能把被走资派篡夺的权力重新夺回来。这些论点集中地反映在作为文化大革命纲领性文件的《五·一六通知》和党的九大的政治报告中,并曾被概括为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1965年,毛泽东相继提出了“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如果中央出了修正主义,你们怎么办?”的问题。同年冬,他批准发表姚文元署名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在意识形态领域开展了政治批判运动 。1966年2月,中共中央转发了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即《二月提纲》,试图对当时恶性发展的政治批判加以一定的限制。3月底,毛泽东否定《二月提纲》,并批判向中央提出《二月提纲》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组组长彭真,由此加速了文化大革命的发动。
    
   

1966年毛泽东主席乘敞篷车检阅全国各地红卫兵


   
    过程 文化大革命的过程分为3段:①1966年5月~1969年4月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1966年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同年8月1日八届十一中全会的召开,是文化大革命全面发动的标志。这两次会议相继通过了《五·一六通知》和《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对所谓“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反党集团”和对所谓“刘少奇邓小平司令部”进行了错误斗争,对党中央领导机构进行了改组,成立了中央文革小组并使其成为文化大革命的指挥部。林彪、江青、康生、张春桥等人利用中央文革小组的名义,乘机煽动“打倒一切,全面内战”。1967年1月,上海发生造反派夺取党、政领导权的一月风暴后,全国党政机构几乎全部被夺权或改组,成立了有人民解放军代表参加的军、干、群三结合的各级革命委员会。1969年4月,党的九大全面肯定了文化大革命,并加强了林彪、江青、康生等人在党中央的地位 。②从党的九大到1973年8月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  。1970~1971年间发生了林彪反革命集团阴谋夺取最高权力、策动反革命武装政变的事件。毛泽东、周恩来机智地粉碎了这次叛变。但是,党的十大继续了九大的“左”倾错误,并且使王洪文担任党中央副主席,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在中央政治局内结成四人帮,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势力得到加强。③从党的十大到1976年10月。1974年初,江青、王洪文提出开展“批林批孔”运动,把矛头指向周恩来。毛泽东批准了开展“批林批孔”运动,在发现江青等人借机进行篡权活动以后,对他们作了严厉批评,宣布他们是四人帮,指出江青有当中央主席和操纵“组阁”的野心。1976年9月毛泽东逝世,江青反革命集团乘机加紧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阴谋活动。同年10月上旬,中共中央政治局执行人民意志,毅然粉碎了江青反革命集团,结束了历时10年的文化大革命。在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斗争中,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等起了重要作用。
   
   

文化大革命中的大字报


   

1976年10月首都军民庆祝粉碎“四人帮”反党集团,文化大革命至此结束


   
   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是党和人民长期斗争的结果。1967年1~2月,谭震林陈毅、叶剑英、李富春、李先念、徐向前、聂荣臻等政治局委员和军委成员,在不同的会议上对文化大革命的错误作法曾经起而抗争,但被诬为“二月逆流”。在粉碎林彪反革命集团后,周恩来主持中央日常工作,使全国政治、经济形势有所好转。1972年在批判林彪的过程中,周恩来曾经提出要批判极左思潮,毛泽东却错误地认为当时的任务仍然是反对“极右”。1975年周恩来病重期间,邓小平在毛泽东支持下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大力进行各方面的整顿,使形势再度明显好转。但是,毛泽东不能容忍邓小平系统地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又发动了“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运动,使全国再度陷入了混乱局面。1976年1月,周恩来病逝,在全国范围内爆发了以四五事件为代表的悼念周恩来、声讨四人帮的强大抗议运动,表现了人民群众拥护以邓小平为代表的党的正确领导的意志,为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结束文化大革命奠定了群众基础。
    经验教训 文化大革命是中共历史上“左”倾错误占统治地位时间最长、危害最大的时期,是各种社会矛盾以尖锐形式充分暴露的时期,因而也是经验教训极为丰富的时期。
   文化大革命的长期动乱使中国共产党、国家和各族人民遭到严重的挫折和损失。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和国家政权受到极大削弱,大批干部和群众遭受残酷迫害,民主和法制被肆意践踏,全国陷入严重的政治危机和社会危机。十年间国民收入损失约5000亿元,人民生活水平下降。科学文化教育事业遭到严重摧残,科学技术水平同世界先进国家的差距拉得更大,历史文化遗产遭到巨大破坏。中国共产党和人民的优良传统和道德风尚在相当程度上被毁弃,形而上学猖獗,唯心主义盛行,无政府主义、极端个人主义、派性严重泛滥。文化大革命不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和社会进步,它是一场因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中国共产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但是,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对“左”倾错误和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使得文化大革命的破坏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共产党、人民政权、人民军队和整个社会的性质都没有改变。
   文化大革命是探求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道路的努力走入歧途的结果,是在错误理论指导下的错误实践。文化大革命以尖锐的形式,相当充分地暴露出党和国家的工作、体制等方面存在的缺陷,并提供了永远不再重犯文化大革命或其他类似严重错误的深刻教训。1978年12月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全面地认真地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1981年6月,中国共产党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及其发生原因和危害等问题作了总结。